人民法院报

0 Comments

今天我们隆重集会,共同研究当前一个重要而迫切的主题,那就是“如何保障人民获得司法救济的权利”。首先,请允许我代表南非政府和南非人民,对于首席官尼科博和各级法院院长召开这次会议表示衷心感谢,对来自世界各地的与我们共同分享其观点和经验的嘉宾们表示热烈欢迎!我也十分感激立法机关的议员和政府各部门的官员出席这次会议。这再一次证明了我国在分权模式的前提下,对国家实行“协同治理”的重要性。

获得司法救济(access to justice)是一项基本人权和民主权利,是自由与平等社会的支柱。因此,本次会议应当本着坦诚的态度,客观评价南非在社会转型过程中所取得的进步。的确,南非已经成为那些正面临着社会转型和民族团结问题的国家的一个榜样。1994年以来,在社会转型进程中,我们废除了许多违宪的法律,努力让所有南非人民享受到正义的光芒,取得了重大的阶段性成果。

南非的经济发展水平是司法发展的最大制约,给司法增加了很多实际困难。一方面,它会影响到作为正义分配者的法官们。落后的工作条件会直接影响到司法救济权利的实现。早在2003年,当时担任法官的尼科博首席官,在他的《分配正义:改革的日程表》一文中指出:“如果法官在不好的条件下工作,或者正义对普通公民来说过于昂贵或过于拖延,正义将会成为泡影。如果法院终日为恶劣的工作条件和劣质的辅助工作而操心,正义也将难以实现。如果法官没有办公室、审判法庭,正义更是失去了依托。”

其次,这些困难还影响到作为正义接受者的贫困人群。与法官们不同,这些人无权无势,无力解决自己遇到的困境,因此经常充满绝望。

南非人民获得司法救济的主要障碍还是贫困。人民因为贫困而缺乏教育,而变得愚昧。很多人不知道法律的存在,更不知道自己的权利。要保障人民获得司法救济的权利,还需要大规模开展对公众的司法教育。人民需要知道自己的基本权利、法院的各种功能,需要了解当他们遇到问题时可以求助的其他机制。由于贫困人群无力支付诉讼费用,所以他们很难获得平等的法律保护。

所幸的是,南非法律援助局一直致力于为贫困的原住民提供免费法律代理。今年以来,政府已拨款4.37亿兰特,以增强南非法律援助局的运转能力,用以解决贫困人群获得司法救济问题。

人民能否顺利获得司法救济,有时还会受到语言能力的制约。有些人败诉纯粹是因为翻译人员的错误翻译所致。

交通条件的限制也是影响获得司法救济的重要因素,因为很多地方没有交通工具把当事人送到相应的法庭参加诉讼。为此,政府已经拨付25亿兰特,建设更多的法院以方便百姓诉讼。

获得司法救济的权利还受到法院工作效率的影响。有的法院不能按时作出判决,或者存在不合理的拖延,或者裁判缺乏事实和法律根据、说理不足等等。所有这些都对人民的生活产生了严重影响,也使政府的资源更加紧张。

很多人对司法不满的另一个原因,是案件的信息不对称。很多当事人长途跋涉赶到法院,却发现只是为了拿一个“延期审理”的通知。约有80%的在押人犯被押到法院,只是为了参加一个关于延期审理的听讯程序。

现在,政府正在开发一套音频、视频系统以提高司法效率。使用这套系统后,案件在法院里开庭,而刑事案件的受害人在法庭外仍然可以参加庭审。同时,法院正在努力解决案件的积案问题。据我所知,西北部的一些法院已经开始周六加班处理积案。

政府努力执行《未成年人司法法》,加大了对未成年人给予司法保护的力度。该法赋予未成年人各种诉讼权利,而且要求对未成年人的监禁刑不能影响他们今后在各个阶段的发展。同时,作为刑事被害人的儿童,不应当在审理成年人案件的法庭,经历那种直面犯罪嫌疑人的严酷场面。

为保障妇女获得司法救济的权利,自去年以来,我们一直在努力建设“妇女救助中心”作为临时庇护所,容留那些受到性侵害或家暴侵害的妇女。这种“中心”已经由原来的17个增加到27个。

另一个涉及获得司法救济权利的重要领域,是小额民事诉讼制度。目前,我国已经建立了224个小额诉讼法庭,其中去年建立的26个小额诉讼法庭负责处理12000兰特(相当于1400美元)以下的诉讼案件。处理小额诉讼案件的不是职业法官,而是平民法官。去年,我们任命了229名平民法官,而且我们将努力让小额诉讼制度覆盖所有384个司法区。去年以来,全国已经处理了40多万件小额诉讼案件。这项改革是南非保护贫困人群行使司法救济权利的例证。

各位嘉宾,我非常高兴今天的会议将讨论司法独立和法治问题,而这些均与权力分立相关。权力分立是人类的历史财富,在很多国家的政治制度中大放异彩。遵循先例原则成为平等分配正义、统一适用法律的基本保障,也体现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法官任命制度也与司法的独立直接相关,而且法官的一项重要责任就是树立和培育人们对司法的公信。

人民权利和自由能否获得平等的司法保护,取决于法官在作出裁判时不仅应当是独立的,而且要让人相信他们是独立的。司法独立和法治是民主制度的两大支柱。我国各级法院法官的任命制度也完全符合权力分立原则。“司法事务委员会”负责任命法官,处理法官违纪投诉案件。该委员会由国家三大机关以及律师界的代表组成,保持了组成人员的平衡,体现了不同的利益。所有这些不仅促进了我国法律制度的进步,而且促进了我国的宪法民主。在过去的17年里,我们确实已经完成了南非法律制度的转型,而且非常成功。

尊敬的各位法官,在我们大踏步前进的同时,我们认为确有必要区分法院与其他机关的职责范围,特别是法院的司法裁判与政府的政策制定的关系。在南非以及其他各国,行政部门执掌政府的政策制定大权。印度官赖耶(LYER)对这一敏感问题作出过十分贴切的描述:“合法性判断是法院的专利,但政治正当性和民主原则是一个政治辩论的问题。在政治问题中,‘司法无语’是黄金律。”这一论断意味着一旦政府对政治问题作出了决策,而当法院依据合法性原则否决立法的全部或部分条款时,决不能把它当成一个改变政府政策的机会。毫无疑问,至高无上的权力分立原则能够保证国家各个部门在履行其使命时的效率和尊严。

如果你的脚侵入了别人的领地,则必然会受到别人指责。我们政府尽最大可能尊重宪法赋予立法机关、司法机关的权力和角色。同时,我们政府也期待着这两个对我国民主至关重要的机关给我们以同样的回报。政府应当获得应有的尊重,享有行政管理、制定政策的最大空间。

在民主选举中,政治权力处于核心地位,而宪法赋予法院的司法权不能凌驾于这一权力之上。南非宪法通过民主投票的方式赋予执政党相应的权力,而在这些权力行使过程中所产生的政治争端,只能在政治平台上解决。

各位嘉宾,关于社会转型问题,司法与宪法发展部部长将建立一些项目并推动立法进程,而这些也正是政府和法院极力推行的,其中包括已经进行了十多年的宪法第七修正案草案制定、高等法院法案起草等。首席官和部长都有坚定的信念完成法案的制定和起草工作,并最终将这些法案提交国会。我与我的内阁也认真研究了司法和宪法发展部部长提交的关于这些法案的综合报告,其中也包括首席官力推的其他各项司法改革措施。

女士们,先生们,我们政府将坚持不懈地维护宪法所规定的司法部门的独立性。我也信任我们的法官有能力处理好民事、刑事案件之外的其他问题,有能力实现其他领域中的正义(如环境正义、社会正义、恢复性正义、性别正义等)。

最后,我代表南非政府向我尊敬的法官们保证,我们有着共同的志向和抱负,我们将携手努力为全体南非人民去争取获得司法救济的权利。我相信,这次会议的共识和成果将带领我们快步向前,让所有南非人民不分年龄、贫富、城乡和性别,都能享受到平等的正义。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